中创物流A股上市,无本万利

4月29日,中创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6666.67万股,发行价格15.32元/股,募集资金9.19亿元,本次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投资沿海运输集散两用船舶购置、散货船购置、跨境电商物流分拨中心、物流信息化建设、大件运输设备购置项目。

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陆续出台,楼市不断降温,而经济增长放缓压力又使得商业地产发展受到制约,物流地产开始并越来越受到资本、政策和信息等配置要素影响。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物流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实现了从无到有,从无序到有序,从落后挨打到部分超越。尽管目前中国物流还处于较低水平,但只要牢牢守住改革开放这个原则,中国物流业一定会如“中国制造”一样后来居上,成为全球物流服务中心。

据了解,中创物流的前身为青岛中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由远大船务与自然人冷显顺分别出资1800万与200万,于2006年设立。2008年10月15日,中创投资更名为中创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而远大船务是由国有企业青岛远东国际船舶代理公司和国有控股的青岛远洋大亚货运有限公司于2001年1月出资设立的。

市场“无形的手”把越来越多的资本带入,稳定的租金回报、渐进稀缺的地块和地价增长的期望,使得房地产商、电商、金融企业及工商贸企业等跨界布局物流地产。万科万纬、京东、菜鸟网络、平安不动产等从不同背景以不同方式进入到物流地产市场中,进一步加剧了竞争性和稀缺性。

改革开放初期蹒跚学步

目前,中创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服务网络遍及宁波、连云港、日照、青岛、烟台、荣成、天津、大连、香港、上海、福州、郑州等主要港口和北京、西安、济南等内陆口岸城市。其主营综合性现代物流业务,为进出口贸易参与主体提供基于国内沿海港口集装箱及干散货等多种货物贸易的一站式跨境综合物流服务。

政府“有形的手”更是推波助澜。一些地方政府为本地区利益而加大“零和博弈”力度,尽管在《全国物流园区发展规划(2013—2020年)》中明确规定了29个一级物流园区布局城市、70个二级物流园区布局城市和若干本省确定三级物流园区布局城市,但在具体实践中,一些地方政府却往往突破各种政策限制。

中国“物流”的概念起源于1978年,但改革开放前并没有真正意义的现代物流。国家对生产资料和主要消费品采取计划生产、分配和供给。商贸等流通部门与铁路等专业运输部门,只是按照指令性计划生产和供给配置相应的供销、仓库管理、运输和批发零售网点,只具有物资运输、保管、包装、装卸和流通加工等功能活动,保障计划生产和计划供给,不能算现代物流。

此外,中创物流与全国首家民营货代A股上市企业密尔克卫一样,是完全独立、自主上市。中创物流首日收盘市值达58.83亿人民币。对比去年上市的货代企业密尔克卫发行价11.27元,上市首日涨幅44%,其后连续涨停最高涨幅达515.6%。这次中创物流上市后市值最高或将接近200亿,将一举取代密尔克卫成为中国最值钱的货代物流公司。

“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合力,让物流园区增长速度越来越快、规模越建越大,但经营效果却不容乐观。尽管在《第五次全国物流园区调查报告》中确认了1638个规模以上物流园区处于运营的已占67.9%,平均投资总额为14.5亿元,2017年平均物流强度为432.9万吨/平方公里,但也承认了实际走访调研中,部分园区规划中的超大型物流园区并未真正落地经营。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978年全国货运量只有24.8946亿吨,与2017年全国货运量的479亿吨相比,仅是现在的5.2%;当年铁路货运量为11.0119亿吨,占比高达44.23%,属于名副其实的“铁老大”。

笔者按图索骥走访几个名列2018年度优秀名单的物流园区,发现部分园区实际物流运量还不及规划及宣传的1/3,而经营收益和上缴利税更是难以启齿。

改革开放的关键点之一,就是把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以市场为导向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物流业也同步开始逐步向市场经济过渡。1983年,交通部开始实施“有河大家走船,有路大家走车”的改革方针,允许个体户进入运输市场,并鼓励货主单位投资建设航运码头;1984年国务院批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公路建设鼓励措施;同年国际物流巨头FedEx通过与中外运合作进入中国快递市场通过,另外三大巨头UPS、DHL和TNT也通过与中外运合作开始进入中国市场。

投资强而经营弱的原因,在于国内物流园区的发展依旧处于萌芽期。回顾20世纪80-90年代房地产和商业地产时,可以了解标准化景观住宅和房企品牌美誉度对购房者的吸引力,由此我们才能知道城市购物综合体商业地产的溢价收益。

特别是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在1985年开始落地实施,原铁道部开始实施“以路建路”的经济承包责任制,也让乡镇企业可通过议价购买超出计划的商品,极大地丰富了市场。1985年的全国货运量是1984年货运量的2倍还多,但铁路货运量占比却跌落到17.52%。个体户和民营企业开始进入到公路货运与仓库、水路运输及码头仓库等领域,并率先向物流企业模式靠拢。1992年全国货运量首次突破100亿吨。

目前,一些物流园区规划多是物流功能的简单落地和概念叠加,而非结合要素禀赋去满足区域内物流市场真实需求的商业策划,软件无法匹配硬件,管理能力无法匹配硬件和软件,而经营策略更是无法匹配以上要素禀赋。

在此期间,国家在交通、仓储等物流基础设施和物流技术上加大了投资力度,“八五计划”特别列入了“积极发展配送中心”,针对当时的城市商品供给不及时的问题开展了城市配送行动。民营企业也借势大规模进入仓储、运输领域。1992年成立的华田航空代理公司(2002年更名大田集团)开始承揽国际空运普货业务,1993年“快客达”成为第一家民营快递企业,1994年成立的广东宝供储运有限公司布局全国储运网络,同年成立的宅急送建立全国快运网络;个体车主更是在“货多车少”的市场竞争中如鱼得水,并自发形成了各类城市物流/配送中心,以至1996年原内贸部出台《物流配送中心发展建设规划》进行统一规范。

经营者往往热衷于复制成功模式。国内某汽车主机厂从日本完整引进一条汽车装配线,却发现在线库存堆积如山,甚至影响作业空间,其原因是日本装配线原节拍时间是43秒,而国内装配线节拍只能达到3分40秒,在线库存必然堆积如山;上海浦东机场准点率为52%,而相距不远的东京成田机场准点率却高达92%,浦东机场跑道数5个,成田机场跑道数仅有2个,原因是成田机场起飞间隔跑道距离不超过5公里,而浦东机场距离是3倍-5倍,起飞频率则是数倍至十数倍,硬件再好,软件和管理不配套也只能不准点。

但当时的物流发展依然受到传统体制制约,直到1999年通过“现代物流发展国际研讨会”首次书面提出“要重视发展现代物流”,以“物流”注册公司名称才得到广泛获准。同年,宝供储运第一个更名为宝供物流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海尔集团成立专业第三方物流——海尔物流。2000年,教育部正式批准原北京物资学院开设物流管理专业,2001年又正式批准大连海事大学和武汉理工大学开设物流工程专业,物流开始全方位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

规模越大、投资越大、功能越完善反而有可能导致运营困难。国内许多旅游景点原本可以维持运营且持续提升,但由于经营者急于提质升级、贪大求全,复制其他高大上景观,景区建设得越漂亮反而景点死得越快。

加入世贸后行业创立

自然资源部部长陆昊提出“多规合一”的国土空间规划,深度体现了管理经济学统领规划的理念,较为合理。

中国政府在2001年正式加入WTO,真正融入全球产业链,并以成本优势和组织优势将“中国制造”全面推向全球市场,成为全球制造中心。进出口贸易又带动了商贸物流,支撑制造业和商贸渠道的物流业高速发展并形成独立支柱产业。从2001年到2013年12年间,行业增长速度在20%左右,大大超过GDP增长速度,物流业细分各专业物流并初步具备现代物流业特征,部分向供应链业态发展。期间全球产业链的拉动、政府政策红利、学界从物流到供应链的理论创新与企业实践、国际领先物流进入的带动都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物流园区规划,既需要深度了解区域内产业链生态圈的需求,又要深度了解自身要素禀赋,更需要预测物流园区切入原有产业链生态圈形成新产业链生态圈时产生的正面/负面效应,并预设可控投资时间进度和空间进度的机制。

2001年,原国家经贸委等发布《关于加快我国现代物流发展的若干意见》,同年,原中国物资流通协会更名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原中国物资流通学会更名为中国物流学会,在统计和政策国家层面极大地推进了物流的发展;2001年新建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副教授刘大成面向本科生开设了《供应链管理》课程,在学界鼓动现代物流向供应链发展;2004年国家发改委等发布《关于促进我国现代物流业发展的意见》;2006年国家“十一五”规划首次单列一节为“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业”;2007年中央军委发布《全面建设现代后勤纲要》;2009年国务院发布《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2011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政策措施的意见》;2013年国家发改委等发布《全国物流园区发展规划》,连续的政策红利极大地促进了物流业向专业化、集约化和高效率发展。

打造“资本+物流地产”产业链生态高溢价能力的标杆企业当属普洛斯。

随着中国物流产业的发展和市场日趋成熟,2005年中国根据WTO承诺全面放开了国内物流市场,资本雄厚、技术先进、规模巨大且呈现供应链管理优势的外资物流企业快速进入到国际快递、航运、商品车物流等高端物流市场,既加剧了市场竞争,也带动了中国物流业整体水平的提升。

作为中国最大的物流地产提供商和服务商,普洛斯拥有3340万平方米物业总面积和1750万运营仓储面积,开发、建设和管理了267个物流园和工业园,并利用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的轻资产运营模式,将资金回笼时间从10年缩短到不足1年,特别是利用园区网络化、规模化及第三方全过程物流服务吸引优质客户。百世快递、京东、德邦、唯品会和中外运长航等知名企业名列承租前5名,亚马逊等电商企业、屈臣氏等快消品企业、百胜等快餐企业和大众等制造企业也与普洛斯长期签约,2017年高达70%出租率使得普洛斯在园区建设、招商和出售等项目都能在1年内完成,随后物业管理和长期运营又保障了稳定的收入源。这种高周转、高杠杆且快速迭代的轻资产运营模式以垄断性的绝对优势雄霸中国物流地产行业。

2006年底,UPS、FedEx、DHL和TNT曾经占领了我国国际快递市场的80%,日本三井联合几大钢铁企业初步建成覆盖全国的钢材加工配送网络,物流地产巨头普洛斯成为覆盖东南沿海最大物流园区数量的引领者,全球最大的班轮公司马士基更是得益于中国经贸的发展,有行业报告宣称,2004-2012年中国因集装箱航运连接度改善的贸易增长中,有11%来自于马士基的航运业务。

当然,普洛斯为吸引资本进入私募基金,将土地增值计入收入源,而国内绝大多数物流园区并未计入。同时普洛斯具有先发优势的成功也难以在其他物流园区运营上简单复制。但新增物流园区可以在理念复制基础上再进行优化创新(可变、加减、逆向、换位、倍增等)、升维创新、生态创新和元模式创新驱动的CODEX方法实现新的突破。而今最可能实现就是升维创新后寻找要素禀赋中蕴含的“无本万利”。

越竞争,越发展。而今经过高度市场化锻炼的民营快递企业已经垄断了国内快递市场,汽车物流也让位于安吉、深圳长航滚装等汽车物流企业,依旧拥有超垄断地位的普洛斯变成了中资为主,中远海运和中外运长航即便在全球航运竞争中也具有独特的竞争优势。对外开放的结果是中国物流企业强势崛起,2004年,成立7年的深圳市怡亚通商贸有限公司更名深圳市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并在2007年以供应链服务成功上市,标志供应链管理理念从高校走向市场。

升维创新是指将产品功能或服务内容提升更高维度,找到更广阔时间/空间的外部资源;而“无本万利”是利用可控且低成本的闲置或少用资源,获取更多的边际溢价。

经济新常态下寄予带动发展

美国的Uber共享汽车和Airbnb共享房间实现了闲置资源的复用,而中国的摩拜和ofo共享单车则实现了资源的分时租赁,这都属于“一本万利”模式。如何在物流园区要素禀赋外扩展时间维和空间维是物流园区规划升维创新的关键。

从2012年起,我国经济开始进入调整和转型期,行业内产品同质化严重,许多制造/服务企业在低利润、微利润甚至负利润点上运营,整体步入中速增长的新常态。

笔者在长治潞城现代智慧物流产业园规划中,以参与四方近零成本“无本万利”运营模式成功地将铁路、政府、民营企业和基金有机融合在一起。北京铁路局以铁路运能运量作价股权,长治潞城政府以土地资源作价股权,民营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以管理能力作价股权,物流基金以投资和资本管理作价股权。

消费已经替代生产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要素,作为连接生产和消费重要环节的物流业成为新经济发展的动力,由此,国家密集出台一系列促进物流业发展的政策。2014年国务院发布《物流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14-2020)》;2015年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快递业发展的若干意见》;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物流业降本增效专项行动方案(2016-2020)》;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业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同年办公厅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四方拥有资源的使用成本基本为零,并可根据运营状况随时控制拥有资源的增减,而分享利润却是按股权即时可得。这也是长治潞城现代智慧物流产业园规划建设不到半年就开始实现运营收入、未来可望高溢价的根本原因。

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加上消费升级,距离消费端和资源端最近的市场更有潜力获得包括资本在内的各类资源禀赋的汇集。一方面,物流业成为中国市场需求巨大、发展空间广阔且能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产业;另一方面,物流业的高成本、低效率却成为阻碍物流业发展的关键要素,亟待提升。

本文转自经济参考报,并不代表中国(

2014年,国内快递业务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并保持至今,对世界快递增长贡献率超过50%;2017年快递业务收入达到4958亿元,顺丰、“三通一达”等民营企业占比超过90%,2018年可以顺利迈过5000亿元大关。

随着中国从工业时代走向互联网时代,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冲击下,物流业不可避免地向智慧物流及智慧供应链跃升。资本、信息和政策红利也在经济新常态下不可避免地向物流及供应链行业倾斜。

从资本上看,2016年,全国共83家物流企业融资1040亿元,2017年融资则超过了2000亿元;从信息技术创新上看,京东、菜鸟等物流企业竞相推出无人仓库、无人驾驶,美团、蜂鸟等通过即时配送以高频打击低频切入快递竞争;从政策红利上看,“互联网+”政策将传统行业的单个供需实现了低成本高效率的精准匹配且形成规模化,无车承运、多式联运、“公转铁”都在改变和创新物流业产业结构。

改革开放的40年,中国物流业从无到有,从无序到有序,从落后挨打到部分超越。尽管目前中国物流还处于较低水平,但只要牢牢守住改革开放这个原则,中国物流业一定会如“中国制造”一样后来居上,成为全球物流服务中心。

本文由多彩网官方网站发布于多彩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创物流A股上市,无本万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