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倍费用回升,集团急盼棉花直补政策落地

据香港明报报道,中国制造业近年竞争日益激烈,内地纱线供应商天虹纺织(9.91, -0.09, -0.90%,实时行情)昨日公布,去年度纯利按年大升1.3倍,惟集团管理层表示内地纱线市场仍面临成本上涨、需求不足等挑战,将把发展重点放在越南。

对于大量纺织企业,尤其是棉纺企业而言,2013年一年几乎就是在焦灼和盼望中度过的。

尽管人民币贬值没有立刻带来出口订单的明显增加,但仍相对减轻了出口成本压力,这对纺织服装企业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在一定程度上缓冲了今年劳动力等成本攀升所带来的经营压力。

成本上涨越南成发展重点

一家主营棉纱和针织染整布的企业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说,从2013年上旬传出国家将试点棉花直补政策后就开始翘首以盼,“收储政策下的国内棉价太高,与国际棉花价格相差数千元,企业利润因此被严重压缩了,或许能让棉价回归到正常水平。”该负责人说。

上海飞马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陆龙生昨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谈到,尽管人民币贬值对该企业进口业务有一定冲击,但该企业出口业务占比超过90%,而且该公司进口业务基本采取了远期锁汇,因此人民币贬值对公司整体上是利好的。

内地纺织市场自2012年起备受成本上涨困扰,政府通过收储棉花和设立进口配额托市,令棉价长期高于国际水平。天虹纺织去年收入按年升12.1%至82亿元,受惠于在越南厂房产能增加,成功对留内地厂房上升的部分成本,加上去年收购一间山东附属公司获得一次过收益,纯利按年大增逾倍至11.26亿元。若撇除该一次过收益,纯利为8.6亿元,按年仍增长达77%。

漫长的等待过程被该负责人称为“黎明前的黑暗”。在这段时间内,由于原料成本高企、产品价格居高不下,纺织企业面临着出口继续受挫、内需持续不振的“腹背受敌”局面。根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调研情况,2013年上半年大型企业开工率为85%~90%,中型企业约65%,小企业停产、限产进一步加剧,开工率仅有30%。随之而来的还有库存的不断攀升,棉纱产品平均库存周转时间达到了20~30天。

“去年和今年1月,我们的出口额皆出现略有下滑,对于我们这样上了规模的纺织服装外贸企业来说也很正常,我们在内部根据自身情况进行了一系列调整,新增加了一些公司,今年应该会处于相对平稳发展的趋势。目前,订单还是不缺的,关键是劳动力等成本快速上升,利润越来越薄,我们对订单有所取舍,而周边也有些公司跑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设厂。”陆龙生谈到,尽管日本市场的订单量有所下滑,但欧美的订单呈现复苏势头,人民币贬值应该对该企业下一步接单将有所帮助。

天虹纺织主席洪天祝表示,今年政府的棉花保护政策由收储变为直接补贴,或可帮助棉价下调至合理水平,但棉花市场至少仍需2至3年时间实现市场化,预计内地三分之二的纱线企业将会在期间遭淘汰。

从近期出炉的纺织企业2013年年报和业绩快报来看,倚重原料、以初级产品为主的老牌企业纷纷出现业绩大幅跳水,仅吉林化纤(000420,股吧)(000420.SZ)一家便净亏损近4亿元,霞客环保(002015,股吧)(002015.SZ)、德棉股份(002072,股吧)(002072.SZ)的亏损额也分别达2亿元和6042.7万元。

2月28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早盘再度遭遇暴跌,以6.1275开盘后即一路贬值,接连失守6.13到6.17,盘中最低跌至6.1808,日跌幅一度高达533个基点,上一周大贬0.87%,两者均创下了2005年汇改以来的纪录。年初至今,即期汇率贬值幅度已经超过1.5%。今年以来,人民币中间价贬值幅度约为0.4%。

他预计,美国推行的TPP(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在今年通过,其中被剔除在外的中国将更失优势,故天虹未来将把生产基地重心放在越南。

但另一方面,瞄准某一细分市场、积极开发新型材料的企业呈现出的却是“风景这边独好”,华孚色纺(002042,股吧)(002042.SZ)、嘉麟杰(002486,股吧)(002486.SZ)的净利润保持了高速增长,年增速均超过120%。

乐天童装负责人王毅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虽然没有带动订单立刻增加,但他依然格外开心,人民币贬值让他突然小赚了一笔,利润率大约增加1%。

2013年被称为纺织业史上的“最难年”。

“我们是采取美元结算的,今年春夏服装订单,客户早已提前将部分货款打给我们,从账面上来说,我们比预期的盈利有所提升,我们准备这周将部分美元兑换成人民币,预防未来人民币还将反弹升值。我们的一些客户因为刚下完单,在这几天里并不急着立刻下单,但也开始乘机将一定额度的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存在内地银行,一方面以备补充进货,另一方面内地银行的利息也比香港等地的高,尤其是东南亚客户这种情况比较多,但因为担心风险,兑换金额不会很大,而且现在订单量也不会很大,大订单基本上都被拆成一张张小单。”王毅生说。

成本之殇

王毅生还谈到,从目前情况看,出口成本压力有所减轻,不过,劳动力成本压力依然很大,东莞、佛山等珠三角地区缺工情况依然非常严重,今年来服装加工厂的报价大约比上年调高20%。几家与乐天童装长期合作的工厂,部分熟练工人的月薪已涨到4000元左右,还未必能招齐工人,工厂每年流失的工人比招进来的人多,服装加工厂之间高薪挖墙脚的情况越来越厉害,进一步推高了工人的工资。

上月月底公布的一则消息让整个纺织业都为之一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国家将在新疆正式启动棉花的目标补贴试点。

今年来,欧美等市场订单呈现持续复苏,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开局良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4年1月,纺织品出口同比增长13%、服装出口同比增长14.3%,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秘书长张锡安称,1月纺织业出口数据大幅增长超预期,显示出口市场持续回暖,行业出口形势将好于2013年。

华芳纺织(600273,股吧)(600273.SH)一位高管将这一信息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时难掩激动:“国内棉价之前一直有虚高的情况,直补意味着棉价将放开,与国际市场接轨,企业的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会长江辉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该商会向商务部报

2010年到2011年初,我国棉花市场出现了大幅波动。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初国内棉价尚不足16000元/吨,但此后便开始了一路飙升,到2010年3月棉花价格已达31000元每吨,同比涨幅近100%,但紧接着又出现了连续暴跌,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为了稳定棉花市场、保证棉农利益,2011年国家开始实施棉花临时收储政策,由中国储备棉管理总公司对棉花实行脱市收购,保障了国内棉花的价格。另一方面,国家对纺织企业实行3:1的进口配额发放比例,即要获得1吨进口棉花配额,须同时购买3吨国储棉。

但这对已经连年处于增速下降态势的纺织企业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上述企业负责人对本报分析称,收储政策正式执行后,国内棉价一直保持在20000元/吨以上的水平,2013年的托市收购价为每吨20400元,大大高于国际市场15000元/吨左右的价格。

“人工、厂房这些成本的上升不可避免,虽然压力增大,但还可以承受。而棉花这项原料占到了棉纺企业产品成本的70%,几乎就是企业的命门。而且企业产品还越来越不好卖。”上述负责人表示。

以华芳纺织为例,其2011年纺织业务的毛利率一度低至-5%,此后虽经过调整有所回升,但也一直保持在2012年1.77%、2013年2.66%的低谷。德棉股份的情况则更为惨烈,2008年的金融危机冲击使其平均毛利率由2007年度的14.97%直线下跌至2009年的0.22%,原料价格的上升再为其补上致命一击,2011年的纺织业务毛利率跌至-1.63%的冰点。

“当时就是量价齐跌,产品销量不好,卖掉也是亏钱。”德棉股份一位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第一纺织网总编辑汪前进告诉记者,走过了2001~2008年的“黄金时期”,纺织企业普遍积累了大量产能,金融危机发生后出现了一个拐点,部分外销的产能开始转向国内市场,但2011之后内需增速也开始放缓。

“一方面原料价格上涨,企业利润被迅速摊薄;另一方面前几年积累了非常大的产能,到了释放期需求又跟不上了,库存问题开始出现。2013年是纺织行业最艰难的一年,几乎所有的企业都面临着困难。”汪前进感慨。

这也就不难理解棉花直补新政对纺织企业的意义所在了,正如上述华芳纺织高管所言:“企业不得不收购高价棉的时代或许快要结束,下一个发展的春天正在临近。”

事实上,国家发改委去年就已将棉花产量占国内比重超过50%的新疆作为棉农直补政策的唯一试点区域。根据目前的公开资料,在2014/2015棉季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将不再实行,暂定的棉花直补价格为380元/亩,折合每吨约3000元。目前,相关部门在操作细节、目标价格以及采用形式等方面尚存在争议。

转型升级成趋势

尽管成本高企、终端不振是纺织行业面临的普遍问题,但在这份年终成绩单上还是有几抹亮色值得关注。

华孚色纺是一家主营色纺纱线的企业。与普通棉织品先制造后染色的工序不同,色纺就是先将纤维染色,再对两种或以上不同颜色的纤维进行混合纺制,最终形成具有独特混色效果的纱线。

上述棉纺企业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坦承,从初级的纺纱到染色,再到由面料加工为成衣,越往下游走产品的附加值越高,“色纺业在普通纺织程序之外增加了一道染色的工序,附加值会变高,效益比普通的纺织企业要来得高”。

近年来,华孚色纺的毛利率一直远高于普通纺织企业,一度接近20%。2013年,其营业收入为62.4亿元,净利润也达2亿元,分别同比上涨8.86%、120.72%。

另一个在技术工艺上颇下工夫的是嘉麟杰,这个主营服装面料的企业近年来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借着户外运动等细分领域的兴起推出技术含量较高的功能性面料,逐步成为包括耐克在内的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供应商。2013年度其净利润同比激增148.66%。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统化纤企业吉林化纤(000420.SZ),其巨亏近4亿元的背后是传统涤纶与新兴纤维巨大的分水岭,也代表了传统、初级纺织的衰退。

如今,即便是传统老牌纺织企业魏桥纺织和华芳纺织也在进行产品和技术的升级转型,以后者为例,其正在淘汰20支、32支等初级纱,扩大50支、60支可以制成高端面料的棉纱比例。此外,鲁泰纺织股份有限公司(000726.SZ)、嘉麟杰等企业索性在下游开创了自己的服装品牌,将面料到成衣都包揽在自己的产业链内。

但上述华芳纺织高管坦承,大型纺织企业的优势在于“数量大、品种全”,短期内不太可能改变以量为主的盈利方式,“不可能和规模比较小的企业一样马上调头,还是要结合自身优势和市场终端进行适度的调整。”

国泰君安分析师李佳嘉认为,随着人力成本上升,我国纺织产能会向东南亚等地区转移,但产业转移造就产业升级而非行业的消亡。

“纺织业将低附加值的初级产品加工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应对成本上升,产品的设计、营销和高端产品的生产仍将留在国内。从企业来看,产业转移会促使纺织企业向专业化、多元化方向转变,定位于某个细分市场或者多产品形成协同效应。”

汪前进也表示,纺织业已经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分化,随着棉花政策的改变和企业自身不同的发展方式,“注重转型升级的优势企业会越来越好,行业的两极化趋势也会更加明显”。

本文由多彩网官方网站发布于多彩纺织皮革,转载请注明出处:3倍费用回升,集团急盼棉花直补政策落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